歡迎訪問黃岡市政協網站!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理論研究

發揮基層協商在鄉村治理體系中的作用

信息來源:民宗委 作者: 時間:2019-07-11 瀏覽量:

            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要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,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,并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等具體要求。推行基層協商民主,創新鄉村治理,是新形勢、新時期完善基層社會治理的迫切要求,是加強基層民主建設的重要載體,是化解基層矛盾沖突的有效途徑。513—17日,省政協民宗委組織部分省政協委員就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中的基層協商專題,分別赴十堰市、神龍架林區進行實地調研,把脈問診,探尋對策。

一、基層協商取得的成效

一是村委會換屆順利完成。2018年全省第十屆村兩委換屆選舉中,十堰市房縣共選舉產生村兩委成員1169人,交叉任職比例達到61%;依法依規引導村黨組織書記參選村委會組成人員有271個村實現了書記、主任一肩挑目標,占比89%;女干部312人,35歲以下干部達到22人,村兩委班子結構得到優化,村兩委在引導村民落實民主選舉、民主決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監督的自治權落實上邁出了有力步伐。

二是制度建設得到完善。十堰市、神龍架林區所轄鄉鎮村都成立了村務公開民主管理領導小組,實行縣級領導定點聯系鄉鎮和成員單位聯席例會制度,結合實際情況,制定了村務公開的細則、目錄;在鄉鎮相應成立了組織機構,明確人員包村,指導村民自治的各項工作和自治權的落實;在村制定村委會選舉辦法、建立村民代表會議制度、制定村民自治章程、修改完善村規民約、組建村務監督委員會、暢通各種監督渠道,保證民主選舉、民主決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監督,維護了村民的參與權、決策權、知情權和監督權。

三是民主協商機制逐步建立。各地普遍建立以村(居)民會議和村(居)民代表會議為主要載體的民主決策組織形式,定期召開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,做到群眾的事由群眾商量著辦。協商民主的內容包括黨和政府的方針政策、重點工作部署在村(社區)的落實;涉及當地居民切身利益的公共事務、公共環境、公益事業;居民反映強烈、迫切要求解決的實際困難問題和矛盾糾紛等。協商的主體擴大到村(居)務監督委員會、駐村單位、社區社會組織、農民專業合作社。廣泛吸納威望高、辦事公道的老黨員、老干部、黨代表、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基層群團組織和社會組織負責人、社會工作者參與,保證了協商更加全面公正。

四是鄉風文明逐步形成。根據十三五農村社區建設試點工作方案的要求,從2016年起,民政部門指導試點村兩委組織村民討論、修訂村規民約,將移風易俗倡新風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納入村規民約,讓村民自定規矩,自覺遵守,革除陋習樹立新風。組織村民推舉有威望、有能力、辦事公道、崇尚節儉、有禮儀特長的人士組成(紅白)理事會,制定理事會章程,明確理事流程,倡導喜事小辦,喪事從簡,奢侈風、攀比風得到扭轉。

二、基層協商存在的問題

一是思想認識不高,重視程度不夠。目前還有部分地方沒有認識到村民自治的主體是全體村民,仍然存在鄉鎮政府領導村委會,村委會指揮村民這種錯位認識,導致在落實村民自治權的過程中,工作流于形式,村民的權益得不到保障。

二是基層協商平臺不健全,議事規則不嚴謹。目前有些地方村民議事會和村民代表會由于成員不固定,議事人選隨意,且沒有固定的議事平臺和規范的議事規則,導致協商的公信度和公信力難以獲得群眾普遍認同。

三是協商內容程序不規范,制度化建設不完備。圍繞協商什么、和誰協商、如何協商、協商成果如何運用等問題,在協商內容、協商程序、協商議題上,準備工作還做得不夠充分,民主和集中把握得不夠精準,從而影響了協商的效果。

三、推進基層協商的建議

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,要推動協商民主廣泛、多層、制度化發展。推進基層協商民主,要堅持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合,以自治消化矛盾,以法治定分止爭,以德治春風化雨。具體來說,就是要抓好“三個推進”“三個著力”。

(一)推進村民自治建設。堅持自治為基礎,把村民動員起來、組織起來,使他們以組織的形式參與鄉村公共事務的治理。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,選好、管好、用好農村基層黨組織帶頭人,鞏固和加強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。鼓勵村民自愿結合組成各種社會組織和合作經濟組織,使之成為公共服務的提供者、鄉村治理的參與者、利益協調的當事人。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,推行村級事務陽光工程。依托村民會議、村民代表會議、村民議事會、村民理事會、村民監事會等,形成民事民議、民事民辦、民事民管的多層次基層協商格局,把村級事務的決策權交給群眾,推動村民自治向制度化、規范化和程序化方向發展。

(二)推進鄉村法治建設。樹立依法治理理念,完善村民自治章程、村規民約以及村務監督等制度,持續開展普法教育,建立農村法律大講堂,定期組織開展法律法規巡回講座和送法下鄉活動,依托農家書屋建立法律圖書專欄,增強農民法律素養。加強農村社會治安綜合治理,推動基層干部群眾形成親法、信法、學法、用法的行為自覺,強化法律在解決農村事務和化解矛盾問題中的權威地位。健全依法決策機制,構建決策科學、執行堅決、監督有力的村級治理工作機制;健全依法維權和化解矛盾糾紛機制,引導和支持農民群眾通過合法途徑維護自身權益,推動法治示范鄉(鎮)、民主示范村創建;規范民主管理制度,依法開展各項專項治理活動,將鄉村民主法治建設向縱深推進。深入開展掃黑除惡,常態化開展農村小微權力腐敗行為整治行動,營造風清氣正的農村發展環境。

(三)推進鄉村德治建設。注重先進道德文化引導,用先進的文化浸潤和引領村民道德建設。挖掘中國傳統文化中講仁愛、重民本、守誠信、崇正義、尚和合、求大同的時代價值,引導農民向上向善、孝老愛親、重義守信、勤儉持家。開展立家訓家規、傳家風家教,倡文明樹新風、隔陳規除陋習等主題活動,尋找最美鄉村教師、醫生、村官、家庭的典型事跡,引導以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進行自編自導自演,培塑典型、弘揚真善美、傳播正能量、抵制陳規陋習、貶斥失德失范;開展好媳婦、好兒女、好公婆等評選表彰活動,用積極向上的行為和輿論力量推進家風建設。

(四)著力提升群眾參與感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涉及基層群眾利益的事情,要在基層群眾中廣泛商量。基層協商的實質是推進基層群眾廣泛參與基層事務,推進民事由民議、民議后民決。要讓群眾有感覺,前提是讓群眾積極參與進來。一是暢通參與渠道。一方面,嚴格落實村(社區)干部值班制度,讓群眾隨時能找到村(社區)干部反映問題,至下而上收集協商議題;另一方面,由村(社區)干部下訪民情,逐家逐戶征求意見,讓群眾足不出戶就能反映問題,基層黨組織隨時隨地能了解掌握需要協商的事項。二是創新參與形式。除了召開議事協商會、群眾懇談會、書面征詢等方式,結合外出務工人員較多的實際情況,廣泛搭建村(社區)QQ、微信議事平臺,讓群眾在手機上就能進行廣泛協商。

(五)著力提升群眾協商感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社會主義協商民主,應該是實實在在的、而不是做樣子的。協商感涉及群眾對協商以及協商真實性和有效性的評價,直接決定著他們對協商的認同、支持和參與情況。一是真協商,避免虛情假意。避免在協商會開始前就暗示與會者表達贊成意見,把協商會開成了情況通報會。二是真引導,避免放任自流。既要引導群眾把深思熟慮后的主張表達出來,也要糾正他們協商就必須是要聽我們的等錯誤觀點,避免有民主而無集中的泛民主化。三是真落實,避免虎頭蛇尾。協商不是會議開完了、意見統一了就結束,而是要建立跟蹤督查機制,把協商達成的共識一個一個落實到位,讓協商真正起作用,讓群眾認同協商、支持協商、參與協商。

(六)著力提升群眾獲得感。基層協商的主體是群眾,本質是體現和實現群眾當家作主,要堅持協商于民、協商為民,著力提升群眾的獲得感。一是提升群眾物質獲得。群眾參與協商的主要動力是獲得物質利益,這就需要在協商過程中,盡可能進行廣泛深入協商,使參與者充分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,并在反復協商過程中,取得利益最大化,讓群眾在協商中獲得利益。二是提升群眾精神滿足。在協商過程中,要更加注重尊重群眾民主權利,更加注重采納群眾合理主張,更加注重肯定群眾所做之事,讓群眾在協商中獲得精神上的滿足。三是提升群眾價值認同。隨著基層協商次數增多,參與協商人數增多,在多次協商中形成的普遍共識將成為一個地方、一個階段的價值認同。為此,在協商過程中,應注重提煉共同價值觀,讓共有的價值觀促進協商民主,讓協商民主凝聚共有價值觀,增強群眾價值認同感。

攒劲甘肃麻将app辅助工具